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业务咨询电话

首页 > 热点聚焦 > 正文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追求不平凡

来源: 时间:2019-08-14 09:00:55

近两年来,一系列的“青年精神”标签被贴上了“无爱生活”、“丧葬”、“佛家”等标签,受到了青年人的追捧和转发。面对学习、工作、收入和房价的巨大压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用自嘲和黑色幽默来驱散他们的理想和生活价值观:“现在阶级已经固化,未来还不确定,我们躺下吧。”一些学者也提出了这个概念。所谓“空虚病”,是指缺乏价值观来支撑其意义和存在感,不知道为什么要活下去,不知道生活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人们为什么生活?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早在1980年,潘晓写给中国青年的一封信《人生之路,如何变窄》就引发了中国史无前例的“人生观大讨论”。其中,“主观地为自己,客观地为他人”,“如何理解和对待我们的现实社会”,“如何对待自我价值”,以及其他一些问题似乎仍然是非常有价值的讨论。关于人生观的讨论持续了七个月。虽然几乎没有共识和争议,但它引起了社会对青年的关注,青年开始关注他们对自我价值的追求和生命意义。





如果说“人生观的大讨论”是一个具有哲学意蕴和西方存在主义痕迹的形而上学的讨论,那么对陆瑶中篇小说“人生”的讨论就充满了中国本土的气息和对现实的关注。





1982年,《收获》第三期出版了陆瑶的中篇小说《生活》。随着生活的出现,“人生观大讨论”的终结以文学作品的形式继续。高家林,生活的主角,被村长的儿子取代,他不得不回到农民的岗位上工作;他不愿留在农村;他的第二个父亲成为地区劳动局局长后,他被调到了县的通讯组。委员会凭借他的关系;而就在高嘉林事业的开始,他就倒下了。当被告沉浸在工作带来的成就感中时,他找到一份工作,走到后门,被迫再次回到农村。这是故事的基本框架。在高家林曲折的一生中,他在农村女孩刘巧珍和城市女孩黄亚萍之间的爱情选择,也成为故事中矛盾的焦点和他人生转变的转折点。






这部小说一问世,就在全国引起轰动。无论是在读者还是在批评家中,它都引起了极大的争议。高加林的形象与同时期其他作品所描绘的社会主义“新人”完全不同。他具有复杂的心理活动,生活中充满个人欲望,敢于挑战传统社会规范和道德约束,实现自我。这种复杂生动的人物形象,几乎突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当代文学人物塑造的谱系,也与仍处于主流地位的革命话语和集体主义相冲突。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文学批评家们形成了一股对生活的研究热潮。




平凡的世界其实是生命故事的延续。孙少平和孙少安分别认识到高加林现实生活中可能选择的两个人生方向:走得更远,在大城市中发展自己的未来;扎根农村,在改革背景下回家致富,成为《泰晤士报》。如果只是一个关于两个年轻人成长的故事,普通世界可能不会赢得那么多读者。在这部小说中,陆瑶仍然关注城乡“交汇区”中青年人的命运和生活。邵平、邵安两个年轻人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使许多年轻人在困惑和困惑的现实生活中找到了共鸣。生活中的不平等是不可改变的现实,但在极度痛苦中保持自尊,在欲望和现实之间的裂口中相信理想,在肉体上的痛苦是普通世界给予的最温暖的安慰和最有力的精神指引时保持精神。为受苦挣扎的年轻人。





正是因为需要面对生活的破碎和无助,生活需要那些非同寻常的东西,在“平凡的世界”中也有各种非同寻常的生活。这是路遥对我们的启示。